近日,坐落於景山後街嵩祝院北巷的市級文保單位、古剎嵩祝寺,蓋上了施工的綠網。有市民指出,目前寺內的經堂、大雄寶殿、寶座殿的舊牆都被拆掉,內部出現廚房,擔心將變成餐廳會所。
  嵩祝寺旁的智珠寺在2012年完成修繕後,變成兩家高檔餐廳。儘管這次施工方稱嵩祝寺僅修繕不改變原貌,但也不能打消市民的疑慮。
  半個月前,記者就將此事向北京市文物局進行核實,今天上午,文物局回應稱,目前該事仍在執法過程中,執法調查結束後可公佈結果。
  報料藏經樓建廚房古寺要變餐廳會所?
  市民李女士告訴記者,去年她曾進入嵩祝寺參觀,對藏經樓里絕美的彩畫嘆為觀止,“壁畫比敦煌的還要美,而且保存的相對完整,我覺得挺可惜,這麼好的寺院沒有對外開放。”李女士所說的壁畫指的是1996年6月在寺內發現的清朝中期的絕版古建築彩畫。
  今年3月,李女士再次進入嵩祝寺參觀,驚訝之餘不禁心疼,她看到寺內搭上了腳手架,整個院子被綠網覆蓋,“進去看見工人在砸牆,藏經樓一樓的一個房間鋪上了瓷磚,裝上了整體廚房。”
  鑒於隔壁的市級文保單位智珠寺在2012年修繕後,變成了兩家高檔餐廳,李女士不禁擔心,嵩祝寺也會重蹈覆轍,被開發成會所或餐廳。
  李女士當時急切地想上藏經樓二樓看看壁畫是否保存完整,卻遭到了施工單位工作人員的阻攔。
  探訪大殿牆被鑿穿門窗古漆被鏟掉
  近日,記者來到嵩祝寺探訪。站在附近的高樓上,看到嵩祝寺的房頂被綠色、藍色、白色的網布全部覆蓋起來,並且用木條壓住邊角,以防起風刮落蓋布。
  記者從嵩祝寺東邊的小門進去,看到門口的施工人員正在做木工活,進入內部,看到院子里搭建了密密麻麻的腳手架,堆滿了木料、水泥等建築材料,還有從古建上面拆下來的瓦片。
  大雄寶殿的牆已經被砸穿了三四個洞,露出了支撐牆體的木頭。
  七八名工人戴著安全帽,正在用鐵質工具刮門窗和柱子上的古漆,地上落滿了紅色的木屑。記者註意到,有一個殿的門窗已經全部清除紅漆,木頭原本的黃色帶著被刮的傷痕裸露在外面。
  在藏經樓一樓,記者看到了李女士所指的廚房,整體櫥櫃的大理石臺面上嵌著兩個不鏽鋼水槽,10扇木質櫃門看上去用材考究,廚房地板也都鋪上了瓷磚。
  記者想進一步探訪時,卻遭到了工作人員的阻攔,一名工作人員稱:“這裡是民宅,你這是私闖民宅,在北京不是每個文保單位都能進去的,我報警了小心警察把你逮起來,趕緊出去。”
  古寺變餐廳早有熱議後續始終無解
  據相關資料顯示,嵩祝寺始建於清雍正十一年(1733年),曾為蒙古活佛章嘉呼圖克圖的宗教活動場所,1984年與其西側的智珠寺被共同公佈為北京市文物保護單位。
  早在2013年,北京嵩祝寺及智珠寺變身高檔餐飲會所一事就引起輿論熱議,新華社曾刊發報道稱,北京市文物局確認兩寺廟內部分範圍被用作餐飲場所,從事商業經營活動。
  但至於該行為是否違規以及相關後續處理工作,北京市文物局沒給出進一步說明。
  追訪施工方:只是修繕
  6月11日,記者採訪了北京市園林古建工程有限公司嵩祝寺項目部項目經理李燕肇。李燕肇表示:“我們只是修繕,做一些必要維修,不會增建,一些木質材料的東西,影響安全的會更換。”
  李燕肇稱現代化整體廚房在施工隊進去之前就已經存在,但不知道有何用途。
  “我們絕對遵守文物修繕的原則:保證原來的材質、保證原來的工藝、保證原來的結構、保證原來的形式。”李燕肇保證施工隊將嚴格按照古建修繕的要求修繕嵩祝寺。
  對於寺內古牆拆除和門窗漆面、彩畫鏟除,李燕肇稱之為“砍凈撓白”,清理乾凈後將重新刷漆和描繪彩畫。
  記者從北京市文物局得知,文保單位古建修繕應嚴格按照文物局批准的設計方案執行。對此,李燕肇回應稱:“我們有北京市文物局批准的設計方案,拆牆和鏟除彩畫都是設計方案的一部分。”
  記者提出想看設計方案,卻遭到了李燕肇的拒絕:“設計方案即便有,我也不能給你看。”
  當記者問及施工開始和預計結束的時間及工程預算時,李燕肇表示涉及公司機密,不便公佈。
  市文物局:調查中不便公佈
  就此事,記者於6月23日向北京市文物局核實。對方稱,將派市文物局執法大隊對嵩祝寺進行執法調查,隨後才能回應。時隔半個月,今天上午,記者再次致電詢問其執法結果。市文物局介紹,目前該事仍在執法過程中,在情況未全部瞭解清楚前不便透露,但執法調查結束後可公佈結果。
  文/記者趙穎彥
  文並攝(除署名外)/法制晚報實習記者任一陸
(原標題:古剎嵩祝寺要變餐廳會所?)
(編輯:SN146)
創作者介紹

judo

aw08awxys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